總有一個人,屬于曾經

  每個人心上都有一個刺青,揮不去,抹不掉,愛來的時候,妖嬈成野性;愛去的時候,滴血成殤。歲月如風,吹落一地滄桑,醉酒而歌,卻原來,紅塵只是回眸一笑。   

——題記

總有一個人,屬于曾經  

夜漸靜,獨倚闌珊,有夢彳亍于心頭,記憶如煙,穿過月輝輕寒,漸次迷離成眸光中的千回百轉。

  聽一首歌,念一個人,憶一座城,于無聲處傾聽靈魂的呢喃,青燈墨下,誰是誰的海誓山盟?月影杯中,誰又是誰的談笑風生?

  一次站臺的揮手,竟成了定格的永恒,一別成訣,驚鴻一瞥,當痛日日夜夜碾壓過心臟,當淚水一次次沖毀堅強,才知,愛有多深,痛就有多深;才懂,緣來緣往,只不過似水流年。

  張愛玲說:我以為,愛情可以填滿人生的遺憾,然而,制造更多遺憾的,偏偏是愛情。愛著,是一種幸福,可又有誰知,愛,某些時候,是一種肝膽欲裂的疼痛?

  年華里,總有些文字,能讓我們久久地端坐窗前,讀它一遍又一遍;總有些音樂,能讓我們不停地循環播放,從天黑聽到天亮。流轉的時光,照一臉滄桑,許多人,許多事,來不及遺忘,來不及細數,流年,已滴在時光的流里,靜靜走遠。

  或許,每個人心上都有一個刺青,揮不去,抹不掉,愛來的時候,妖嬈成野性;愛去的時候,滴血成殤。

  “你笑一笑,我就可以高興好幾天,可看你哭一次,我就難過了好幾年”,痛得讓人心碎的句子,落幕繁華,誰與天涯?

  一直以為,愛,就是舒婷并肩挺立的開花的樹;情,就是張愛玲低到塵埃里還要開出的花,卻原來,愛,只是含笑飲毒酒!

  沒有人喜歡悲傷,但有時我們又不能不悲傷,那是因為,悲傷曾經來過,曾經那么刻骨銘心地駐足過你的心房。這世上,一個“情”字,終是有太多的人,見得過而穿不過,悟得出而堪不破!

  一曲悲歌,一場離殤……

  夜未央,弦斷腸,箏歌不懂夜的憂傷,流水幽冥,載不動許多愁,煙云散淡,浮華若夢,誰的輕吟碾落了一地相思?誰的纖指敲疼了漫天星愿?斷章殘句拼湊得起昨天,又怎圓滿得了似水流年?一襲驚夢,宛若游龍,從此,長歌處,荷葉做裙;回眸里,蓮花葬心。

  將一絲絲念想,綻放成蔥蘢的模樣;將一疊疊記憶,折疊成泛黃的紙張。緣起緣滅,當萬千繾綣留不住褪了色的記憶,站在落英繽紛中,我以一抹淺笑的姿態與你作別,聆聽漸行漸遠的腳步,任冷冷的雨敲疼了心,碎了一地的諾言,再也拼湊不會昨天。

  君問歸期未有期,歲月如風,吹落一地滄桑,醉酒而歌,卻原來,紅塵只是回眸一笑。吟一闋清詞,勾幾筆疏狂,錦瑟年華里,多少往事終成煙。自此,遙遙天涯,你是我再也無法觸及的目光,茫茫滄海,你是我無法逾越的泅渡……

  是誰說過:愛情是個奇怪的東西,當情已滄海桑田,思念,卻頑固地在回眸處站成風景。是的,愛上一個人可能只用一瞬間,而忘記一個人,卻要付出整整一輩子。

  郭敬明說:走曾經走過的路,唱曾經唱過的歌,愛曾經愛過的人,卻再也提不起恨;仨^往,人生,總有些秘密,在心;總有些故事,珍藏。一段情,一句話,一轉身,一輩子;一座城,一滴淚,一縷念,一生心疼。

  流年,煙火,總有一個人,屬于曾經……

  作家簡介:紅塵一笑,本名:劉靜。作家、詩人。中國散文詩作家協會主席團委員、副秘書長;《中國散文詩年選》副主編;中國詩歌學會會員、中國散文學會會員、遼寧省作家協會會員。在《散文詩》、《中國文學》、《中外文藝》、《中國詩賦》等全國幾十家報刊發表作品近千件。獲國內各種文學賽事獎項50余次。著有個人散文集《花開,只為傾城》、《靜聽心!,詩集《那夢,那時光》。主編大型合集《2016當代作家文學精品》、《新視野:詩文精品選讀》、《2015當代作家作品精選》等十余部大型文卷。發表網絡文章200余萬字。(此文選自《紅塵一笑散文集》,作者授權發布)

微信關注"美文摘抄" 微信號:www_szwj72_cn

免責聲明:文章/圖片來源于互聯網

轉載聲明:莫名苑美文摘抄 www.4767582.live

美文推廣

988棋牌游戏